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血河 二十九

来源:伯乐文学网    时间:2020-08-05




  二十九
  
  开学前刘唤弟的大姐刘小娟就去了爸妈那里,然后从那里直接去学校。
  
  三婆婆不喜欢和村里的人家打交道,为了唤弟能继续上学,还是破例做了一次说客。
  
  对于三婆婆的到来,唤弟奶奶很意外,忙着招呼让座。三婆婆也不跟他��嗦,开门见山说明了来意。
  
  唤弟奶奶脸上说不清是一种什么表情:“大妹子,不是我心狠,也不是我不通事理,看你是有钱不知没钱的难啊!唤弟她大姐这一上大学,一年的开销都抵往年几年的,你那没用的侄子和侄媳妇又没什么本事,挣点钱供一个都难,这再多一个,实在是供不起啊!”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唤弟以后上学的钱我给,只要你让孩子把书继续念下去就行了。”
  
  “那怎么行呢!”唤弟奶奶知道三婆婆有钱,台湾有个有钱的亲戚经常给寄钱,可钱再多终究是人家的“再说这样我心里也过意不去。”
  
  “有什么过意不去的,再说我一个孤老婆子也没什么花钱的地方,难道以后死了带到棺材里去,现在供孩子上学将来有出息了,是你的福也是我的福。”
  
  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再坚持不让孩子上学,那就真的是个老顽固了,唤弟奶奶也知道不能再用老眼光看这新社会的事儿,心里再怎么疙疙瘩瘩,终究还是自己的亲孙女儿,别人能拿钱供她上学,自己还能有什么好说的呢!
  
  “大妹子啊!难得你这份好意,我这也是人穷志短,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再不让唤弟上学那就成了老混账了。”
  
  “千万别这么说,我也知道你们这家境供两孩子上学的确不容易,亲帮亲好,邻帮邻好,咱们这还不都是为了孩子吗!”
  
  “我看啊!以后唤弟这孩子就给你得了,送给你当孙女。”
  
  奶奶脸上乐开了花,皱纹显得愈发深了。
  
  开学的时候,经过一个夏天雨水的灌溉,操场的草就已经长到膝盖深了,对操场进行大扫除,学校不请人,都是学生们拔完后运到一个角落,等干枯了以后烧掉,把学校到处打扫干净了,才算是正式的开学。
  
  这学期林淼也遇到了一个好事,在全校的乒乓球比赛中拿了个第二名,奖品是一幅乒乓球拍,这梦寐以求的东西让他足足兴奋了好几天,睡觉都把球拍放在枕头旁边,恐怕被人偷去了似的。
  
  有了自己的乒广州三甲公立癫痫医院乓球拍,这乒乓球用的也更费了,拍瘪的用开水烫烫还能用,可破了就只能扔了换新的,而卖乒乓球的商店偏偏离学校挺远,所以他去一次就买好几个,多的放着备用。
  
  也是该着他有事,当林淼怀着愉快的心情回来的时候,突然蹦出了三个比他大几岁的少年,三个社会上的小混混拦住了他,中间是个阴阳头,另外一个光头,还有一个头发长的都能扎个麻花辫子。
  
  “站住!”
  
  “干什么?”
  
  以前总有些社会上的混子到学校闹事,还有的去泡漂亮女生,林淼多多少少也听说过,可是自己又没得罪过他们,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
  
  “把钱掏出来!”
  
  光头瞪着眼,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他们倒真的挺干脆。
  
  “没”
  
  “放屁,看到你从商店里出来的,没钱去商店干嘛?”
  
  原来是抢钱的,不过这仨小子也太嚣张了,这可是大中午。
  
  “真没啦!买这个了。”
  
  林淼扬了扬手里的乒乓球。
  
  “别跟他��嗦,搜。”
  
  阴阳头不耐烦地说。
  
  光头很听话,很快动起了手,可摸遍了林淼全身,只找到五块钱。
  
  “穷鬼。”光头嘟囔着,把钱递给阴阳头“老大,只有这点。”
  
  “行啦!多少都比没有强,这都够好几十个游戏牌了,知足吧你就。”
  
  “就是,知足者常乐。”
  
  长头发跟着附和。
  
  被搜身的时候,林淼本来想反抗,可是心里一盘算,对方要是一个人,自己也许打的过,可现在是三个,双拳难敌四手,动起手来肯定没好,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想办法先回去搬救兵再说。
  
  因为天热很多人都不愿意出去,林淼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回到宿舍的时候,一帮人正在宿舍里讨论中国导弹能不能打到美国,能不能打到白宫屋顶的事儿。
  
  “怎么?丢钱啦?”
  
  看到林淼一副惊魂未定的狼狈样,刘钢蛋满脸疑惑。
  
  “你说对了一半,不过不是丢钱了,是被抢钱了。”
  
  “不是吧!谁这么大胆?大白天的竟然敢强抢民男?”范健接话道。
  <南京癫痫患者去哪家医院好br>  “我说的是真的。”林淼抹了一下脸上的汗。
  
  “我也知道是蒸的不是煮的,快说说怎么蒸的?”
  
  刘钢蛋也挺着急。
  
  林淼把刚才的经过叙述了一遍。
  
  “被抢了多少钱?”
  
  “五块。”
  
  “我靠,五块。”
  
  众人都很关心的样子。
  
  “你这也太怂了吧!换成是我,不把他们一个个打趴下了,我把王字倒过来写。”
  
  王连昌满脸瞧不起的神色。
  
  “得了吧,王字倒过来写,不还是王,你也就是在这里吹吹。”
  
  “你们还不信,我哥和武警都打过架,把一个武警给扔河里了,我可是跟他学过几手。”王连昌认真起来。
  
  “你哥那么厉害,那让他帮着出头不得了。”
  
  有人提议。
  
  “他现在坐牢还没出来呢!”
  
  说过之后王连昌发现自己说走了嘴,脸上一红。
  
  “别扯这些没用的了,是兄弟咱们就现在一起去给林淼报仇。”刘钢蛋用目光扫了一下屋里的人“咱们现在有三十多个人,一人吐一口吐沫,也够给那仨小子洗澡的啦!”
  
  “不错”王连昌也很兴奋“不过这是小菜一碟,你们都跟着看戏就行,我一个人就能把他们全撂趴下。”
  
  “没问题,你要是阵亡了,我们一定给你收尸……”
  
  没等范建说完,王连昌就锤了他一下。
  
  “别废话了,让林淼带路,有种的就跟着一起去。”
  
  “就是,去晚了人都跑了。”
  
  这帮孩子虽然平时难免会有矛盾,有时互相之间也会充满敌意,可现在一致对外的时候,就成了兄弟。
  
  看到大家都这么踊跃,林淼不由得也热血沸腾。
  
  几乎不用召集,他们很快就组织了起来一支人数不少的队伍,准备以人数优势剿灭那三个悍匪。
  
  林淼带他们出了宿舍,又出了学校的大门,王连昌还戴上了他心爱的墨镜,一路上大伙都热血沸腾,雄赳赳气昂昂沿着一条笔直的马路,一帮人很快到了林淼被抢劫的地方。
  
  那三个混混还在那里!并且望着他们!
  
  当时时间是唐山正规癫痫病医院,这方法绝了静止的,两拨人似乎都在宣告着什么。
  
  自己人这么多,还怕什么?背后有三十多个兄弟,真的感觉很牛逼,林淼直接就冲了上去。
  
  王连昌也跟着发起了冲锋。其他人也很激动,都摩拳擦掌准备要上。
  
  可是……可是……王连昌看到阴阳头手里拿着一把匕首,一把雪亮的匕首。
  
  他犹豫了,在短暂的思考后。
  
  他大喊一声:“不好!撤!”
  
  就是抗日战争电影里面那种语气。
  
  要知道林淼此时可是已经冲在最前面了啊!当他回过头的时候,看到大伙都已经跑了,三十多个人,就这么被一把刀子给吓跑了。
  
  看到林淼落单,三个小混混围了上来。
  
  经过半秒的思考,林淼也跟着跑了,而且跑得很快,脚上像装了风火轮。
  
  跑回宿舍以后,刘钢蛋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看了林淼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不是兄弟没有胆,实在是对方刀太快。”
  
  大伙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冷静了一会儿,突然觉得三十多个人就这么被吓得跑回来了,实在是太怂。
  
  “我们怎么回来了?”王连昌好像刚睡醒似的。
  
  有人白了他一眼:“刚才是谁带头先跑的?”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王连昌觉得太没面子“他们有刀,咱们也可以抄家伙。”
  
  “我对你们算是失望了,要不是我跑得快,就被人家包饺子了。”
  
  林淼摇着头,表示不再相信。
  
  王连昌抄起一根断了的床腿:“刚才是没有准备才措手不及,我们再去。”
  
  “去就去。”
  
  “刚才跑的好像有点儿太窝囊了。”
  
  大家都觉得窝囊,林淼自己也觉得窝囊。
  
  于是他们又去了,还是林淼走在最前面,人还是原来那些人,只是有的手里多了根棍子,这次经过校门口的时候,保安好奇的多看了他们几眼。
  
  这次预感到来者不善,三个小混混想跑,进了一条小巷,不过还是被他们追到了。
  
  “把钱还给我!”
  
  林淼大吼,依然是他冲在最前面。
  
  “不”
  
  阴阳头很长春去哪治疗癫痫病好坚决,仿佛要告诉人,狼嘴里吐不出活孩子的道理。
  
  就在三十多个人,你看着我,看着你,互相客气着谁先冲上去的时候,阴阳头把刀架在了林淼的脖子上。
  
  不知道是因为太害怕还是不害怕,林淼伸出手抓住了那把刀。
  
  大家一时没有回过神--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空手入白刃吗?电视剧里常演的。然而实际上是,林淼的手流血了,理论上来说,用手直接抓住刀刃是要流血的。
  
  这么牛逼。
  
  三十多个人之只顾得佩服林淼了,都忘了担心。
  
  最重要的是他们谁都没见过这架势,不知道该怎么办,都只会傻子似的静静等着后续发展。
  
  林淼的手慢慢放了下来。
  
  阴阳头也没想到对方能这么有胆,也默默把刀放下来了。接着他又掏出了那五块钱,塞进林淼胸前的口袋里。
  
  “你有种,还你了。”
  
  突然路边院子大门开了,一个老大爷拿着把扫帚天神一样大吼了一声。
  
  “你们这帮小子在干什么?”
  
  三个小混混像三只兔子一样飞快地跑了。
  
  剩下的人像簇拥着一个英雄一样,也簇拥着林淼回去了。
  
  经过学校门口的时候,刘钢蛋冲旧书摊前的刘唤弟大喊:“林淼的手流血了……”
  
  开始刘唤弟只是见他们一帮人进进出出,并没有太在意,听刘钢蛋这么一喊,手里的书一下子掉在了地上,看到被人群的簇拥的林淼,端着那只流血的手,如战场归来的英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他怎么了?怎么伤成这样?”
  
  “唤弟!林淼可厉害了,刀都不怕!”刘钢蛋抢着说。“是啊,真厉害……”旁边有人附和着。
  
  “还不去处理伤口。”刘唤弟也跟着加入了人群“赶快去医务室。”
  
  好在伤口不深,经过校医的清创包扎,基本也就没事了。
  
  埋怨了林淼半天,刘唤弟突然感觉到自己说的太多,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还疼不?”
  
  林淼傻傻的笑了一下:“疼倒是不疼了,就是……就是打乒乓球没那么方便了。”
  
  见他没事了,刘唤弟才松了口气。
  
  

© wx.hfroe.com  伯乐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