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两肋插刀》【长篇连载二十九】_散文网

来源:伯乐文学网    时间:2021-08-28




第二天上学,早早起床的哥们几个,是一窝蜂地跑到了供销社的水产收购门市部。门市部和我们经常打交道的中年收购员,眯着眼睛是正在草坪里漱口。当他看到我们倒进笼子里的那只两斤重的野甲鱼,一斤足秤的大‘泥蛙’和几条金黄灿灿的鳝鱼时,他尤为显得特别的激动。果然,看到跳得老高的大‘泥蛙’,他不停的夸我们:“我活了几十岁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么可的大泥蛙,这东西该不会成精了吧?真不知道你们这群疯小子是怎样弄到手的?好泥蛙!”就这样,收购员竟然把平时收购‘泥蛙’的价钱是足足的提高了一倍。不得了!那可是好几个白花花的冰棍的钱呢!哈哈,喜得哥们是差点冲上去就抱着收购员亲吻了。

中午放学,怀里揣着一块五毛钱和几两粮票的哥们几个,就很神气的跳着蹦着的跑在去公社供销社的路上了。这是哥们几个早已经商量好了的:有钱了就到公社供销社对外营业的餐饮部是美吃一餐,吃一碗让人流口水的一毛二分钱一碗的香喷喷的肉丝面,然后每个人再加两个香得不能再香的让人陶醉的五分钱一个的肉包子。呵呵,说实在的,哥们几个就是要好好的享受一下城里人才能够享受得到的待遇,也摆摆城里人见到人时那种神气的样子:我们也有钱了,怎么的?还不是同在一个地方吃饭?妈的,气死你们城里人?

学校和公社供销社也就短短的十分钟的路程。哥们几个赶到的时候,那平时没有叁两人的餐馆里今天是特别的人多。除了男人,,老人,小孩,包括我们中学生外,竟然还有三个说着普通话的我们怎么也看不明白的外地人。稀奇不?也真够热闹的。

其实,公社对外营业的餐饮部也不是很大:二十平米的墙上的两个窗户上的玻璃,是不知道有多长的没清洗,早已看不清玻璃的颜色是白色还是黑色。平平矮矮破旧的屋顶下,是用木楼板隔着挡飞尘的。木楼板下面的四个角落里的蜘蛛网上,来回爬动的几只大蜘蛛是虎视眈眈的望着下面正在狼吞虎咽的顾客们。隔了一板墙的框架里面的一个老厨师,正满头大汗的在里面忙碌着。同时也不停的吆喝:“好类,您甭急?马上就好了!”脸上的汗水也时不时的被他的手用的弧线,带进了旁边的锅里的菜里。除了房子的一个角上是一个柜台挡着的一个营业员在收着钱和粮票外,其余的空间就摆着不是很整齐的几张桌子和一些条桌了。

哥们四个,选在一张有着一个中年男子低着头吃东西的中间的桌子上。刚一坐好,管钱粮的我用眼睛在饭店的四周扫了扫,然后就很神气的从口袋里掏出的大小不一的角票中,选出令哥们几个引以自豪的那皱巴巴的两张五毛钞票和半斤粮票,我在嘴巴边是轻轻的一吻,然后就往桌子上重重的一拍。

甘肃哪家治疗癫痫比较好

“眼睛啊!今天这个最简单的事就交给你去办:四碗肉丝面,另加八个肉包子,你能办好!记住,要收钱的营业员把剩下的零头全部都找给你,别又和上次一样打肿脸充胖子装有了?”我是当家管钱的,一分钱都能够买一盒火柴的,决不能浪费。细水长流,这是勤俭持家的原则。( 网:www.sanwen.net )

“看能不能请里面那个老厨师在肉丝面里面多加点汤?免得我们都吃不饱?记住,要多说好话,多叫几声大伯!”想着太能吃的我们几个,我仔细交代小眼睛。

“连长,您放心!这点小事包在我身上。我跑两趟,你们就等着吃肉丝面和大肉包吧!”小眼睛十足的回答着我。

“眼睛,你要看清楚包子是昨天的还是今天的?别又把昨天里面吃剩下的拿来了?”比较细心的红鼻子也站起来交代小眼睛。

“啊!还有这么多名堂?那怎么知道包子是今天的还是昨天的?”小眼睛扬起脑袋望着红鼻子。

“嗯!你小子就只知道说洋文ABC,其他什么都不懂是不?你听好了:昨天的包子一抓手感是硬棒棒的,今天的包子一抓里面是软绵绵的。连这点小常识都不懂,我看你是白活了?”红鼻子有点嬉笑的对着小眼睛:“每次干什么,你老是藏在后面,现在知道难处了吧!你学英语想去外国是不是?去了也是活不了,肯定得饿死?”

“就你是百能?你有什么了不起?吃个东西也敢寒酸我?亏我把你当成好哥们的?”说着话的小眼睛,居然眼泪出来了。确实,红鼻子说的饿死两个字,真的是伤了小眼睛的心。

“红鼻子,你懂得那么多?那你和他两个人一起去。有四碗面,他一个人也端不来。”为了平息事情,又为了让他们两个人今后没有隔阂,我只好交代红鼻子也一起去。

“走啊!拿钱走啊!还看着我干什么?”知道说错话的红鼻子是用肘部轻轻的捅着小眼睛。小眼睛无奈的拿好钱后,两个人也就肩并肩的上柜台交钱去了。

“看样子,你们是中学生吧!在一中?我女儿也在那里上学。你们是几班的?”吃饭的中年男子,突然抬起头的很友好的望着我和大脑壳说话。

“哦!大伯啊!我们是六班的。您的女儿几班的?”很少说话的我哥们大脑壳今天居然破天荒的主动说话了:“您这是从那里来啊?怎么在这里吃饭?”这小子邪门,该不是好色吧?我在心里纳闷着。

“我在市里上班,单位放了两天假,所以今天就坐癫痫发病在晚上3点至7点什么原因火车赶回家来了。这不,到了中午就随便吃一点的。哎!他们几个好像都听你的,你是他们的头?”那中年男子突然的把脸一转就对着我说话了。

“哦!大伯啊!我们几个是光屁股一起长大了的好哥们。我大他们几天,他们就把我叫哥了。大伯!我们都一样,没有什么头的。”我不好意思的对着那大伯一样年纪的男人说完话,脸就红了。我这才发现,这个大伯好有气质:国字脸,白白的的确良衬衣,灰色的卡其布裤子。一双大码的皮鞋尽管不是很新,但也掩盖不了城里人的高贵的气质。嗯!看神气和样子,确实是城里人的打扮。

就在我们和大伯说着话的同时,我感觉好像有点不对劲。这不,那三个坐在斜对面吃东西的说着东北普通话的三个男人,居然也移过来挨着我们的桌子坐下了。看看,那个满脸胡须刀疤脸的男子也正悄悄的靠近和我们说话的老伯。邪门?那个穿短裤脚上有毛的瘦高个的男子,也用他那无神的豆屎眼死死的望着我。看样子,他也知道我是头。

“哥,我看这三个人的眼神有点斜样。他们哪里是在吃东西?那简直是在‘玩’吃,我看到那个麻花脸居然把面条吃进了鼻子。”久经风观察细致的大脑壳站起身用肘部是轻轻地捅了捅我,然后又用嘴巴对着我的眼睛往他们那边努了努:“他们的眼睛,好像电影里面的贼一样骨碌碌的。肯定有问题?”

“嗯!我也早就看出来了。你叫他们两个赶快回来,说不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我也用的手指掐了一下大脑壳的手掌心。确实,我从我的嘴里听说过,火车上面的人跑下来偷东西和抢东西的事情。

“你们几个看样子应该都是有出息的人,成绩肯定很好吧?”十分危险的大伯竟然一点都不知道暴风雨即将来临,他还是用他那充满爱心的样子对着我:“你们人多好啊,潮气蓬勃,充满着青的活力……我女儿也在你们的六班,叫周文君,你们应该认识吧?”

“哦?我们是一个班的,她的成绩也很好。不过老伯啊,现在成绩好又有什么用?再读两年的书我们就完成学业了。我们将来干什么?大伯啊!没有关系又进不了工农兵大学?我们还不是回到家里修地球罢。”我也满脸微笑的对着大伯,而眼睛的余光还是死死的盯着老伯身后的长胡须的刀疤脸。

“是啊!我们那些年还能够考大学,我是大学毕业后参加的。看看现在也真是?已经是没有高考了。哎!你们想有点出息报效祖国也无能为力,是不是?同学们想开一点,别那么悲观:说不定政策马上就变了,的世界是属于你们的。”大伯的脸上依然是很灿烂的微笑。

“大伯,您当心自己口袋里面的钱,您的后面有贼偷钱。女性癫痫会隔代遗传吗”我哥们大脑壳洪亮的声音。

“你们这么不要脸,竟然敢偷别人口袋里的血汗钱,亏你们还是大男人?我呸,羞不羞啊?”大脑壳以很快的超出了我想象的速度,对着那只扒到老伯口袋里的钱的手,就是狠狠的一掌,钱掉在了地上。

“妈那巴子,你们几个小王八羔子也敢多管闲事?当心老子整死你们,还不快滚开?”凶狠的满脸胡须的刀疤脸对着大脑壳的脑袋就是重重的一拳。

“妈的王八蛋,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在这里偷钱,你们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弟兄们上,咬死他们。”我怒不可及对着刀疤脸的手就狠狠的咬下去……说话间,我的后脑袋也挨了重重的一拳。

“哥,他们人高力气大,我们这样吃亏。我们人比他们矮小,专攻他们的下路。”嘴巴鲜血直流的大脑壳说着的就钻进了刀疤脸的裤裆,他的嘴巴狠狠的咬在了刀疤脸的大腿根。

“你们两个也学为国,大不了身体挨几拳?我抱住一个,你们两个死死的咬,给我咬死这些王八蛋,我就不相信我们四个咬不死他们?”我张着流血的嘴巴吩咐赶到了的他们两个。

:“你们这些流氓,偷钱居然连学生也打?你们真不是人?打死你们这些王八蛋。”胆小的大伯终于也发怒了,他挥舞着自己的拳头,也冲上去对付那个麻花脸。

“哎哟,扯呼,再不跑?肯定会被他们咬死。还真是,这几个小王八羔子居然不要命了?你们两个还楞着干什么?找死啊?跑啊!哎哟!肉都让这个小王八羔子咬下来一块了,哎哟……”胡须刀疤脸他又是一记重拳打在大脑壳的脑袋上,同时一脚也踢到了我的胸口上。终于,人高马大的他挣脱了大脑壳的嘴巴和我的手就拼命的往外跑。跑动的惯性,带得大脑壳也倒在了地上。

“求求你们放过我们吧!我们又没有偷到你们的钱,我们也是没有办法!我们已经是好多天都没有吃东西的,求求在场的各位爷爷奶奶了。”大伯抓住的那个人在两张嘴巴的攻击下,已经倒在地上叩头了。

“妈的,红鼻子小眼睛你们两个笨蛋,来一个帮忙啊,你们没有看到我是一个人啊?”已经浑身是伤的我又死死的抱住了那个脚上有毛的瘦高个子。我记不清我挨了多少拳,只知道我躺在地上用手脚和嘴巴死死的缠住了老流氓的两只脚。

突然,没有一点的声息了。打我的那个老流氓也停止了他的拳头。我用自己的嘴巴狠狠的带动他腿上的肉的同时,我也把自己的一双脚狠狠的蹬在了那双满是长毛的大腿上……终于,这个老流氓总算被我踹倒在了地上。

“你们让我们走,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那个叩头癫痫患者发作方面怎么去护理的男子突然的从衣服里掏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弹簧刀,他对着大伯和我们哥们露出了满脸凶相。

“同学们,让他们走,钱他们没有得手?年轻人,不要激动?有话好说,你们可不准伤害们?”大伯说话的同时用身体挡住了我们。

望着发出阵阵寒光的弹簧刀,没有见过大场面的哥们几个,只得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两个灰溜溜的走了……

“行!你们是好样的,今天我免费请你们吃肉丝面,管你们吃饱。”里面的厨师老伯跑出来非常动情的对着哥们几个:“我们的中学生居然有这样的正义感,确实令我老头子好,确实……只是,你们这些傻孩子怎么连命都不要了哦?哈哈!孩子们,我为你们感动骄傲。”声音哽咽的老伯说完话,情绪是显得非常的激动。

“他们都是我女儿的同学,今天他们的饭钱我包了。老哥,记得下次你一定要请他们!”大伯说话的同时用手摸着大脑壳的已经肿得老高的脸蛋:“孩子们啊,我们这些人老了,没用了。祖国有你们这一代,我们的国家是大有希望的。”大伯说完话,用自己的手擦拭着大脑壳嘴边的血污……

哥们几个全都伤的不轻。回到家里,鼻青眼肿的我们几个都招来了亲的责怪:说我们已经长这么大了,总是改变不了的野性,还是在外面打架闹事惹是生非,怎么得了?将来肯定是没有出息?不过骂归骂,世上哪有父母不疼自己的儿女呢?望着我们狼狈可怜的样子,的父他们还是请来了专治跌打损伤的老中医为我们推拿敷药。当老中医看到哥们几个的伤后,竟然惊愕得是说不出话来……他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把哥们几个的内伤全部推拿出来之后,愤然大怒:“打人的东西真是太歹毒了,竟敢对孩子们下这样重的毒手?缺德,真的缺德……”

面临升学的哥们几个一起集体逃学,在学校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尽管父母亲已派代表到学校请假了,但还是让校长大发雷霆。校长说我们目无组织纪律:明明请假两天的居然一个星期不去上课,肯定又是到外面打群架了或是闯祸了怎么的?一定要查清楚,免得带坏了其他的同学而影响全校。无可奈何的哥们几个任凭嘴巴怎么也解释不清,都气得捶胸顿足唉声叹气……天无绝人之路,我们班上文静的周文君总算站出来为哥们几个澄清事实:她说出了我们那天出事的经过,她还说学校领导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到供销社餐饮部去问,那天有好多人都知道这个事情的,学校应该奖励我们哥们几个见义勇为的这种精神。哎!妈呀?奖励就别说了,不处分就行。呵呵,哥们几个又一次逃脱了学校的处罚。

三十集:《情绪波动》

首发散文网:

© wx.hfroe.com  伯乐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