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他们是文学的种子――宁夏基层文学创作情况调查-

来源:伯乐文学网    时间:2021-04-05




  在人们印象中,宁夏除了辽阔雄伟的贺兰山和苍凉悠扬的花儿,其更多的特色仿佛都隐藏在遥远的塞上,不大为人熟知。事实上,宁夏地处中原文化与草 原文化的过渡地带,形成了多元的文化特色。近几年,宁夏文联、作协通过一些细致的工作来鼓励基层作家进行创作,在塞上江南发掘出一座蕴含着勃勃生机的 富矿。

  文学社如山花般烂漫

  宁夏的业余作家,尤其是年轻人对文学的挚爱和执著实在令人惊叹。这从遍布在区域内的近百个民间文学社便可略见一斑。记者从宁夏作协了解到相关的 统计数据发现,仅在银川市就有50多个文学社,如宁夏大学的雨巷文学社、北方民族大学的白鹭诗社、宁夏医科大学的灵溪文学社、银川市一中的墨潜文学社、银 川市实验中学的小荷文学社、宁夏六盘山高级中学的六盘草文学社等。此外,其他市的文学社也不在少数,比如在固原市,就有宁夏师范学院的北斗文学社、固原一 中的方向文学社;在石嘴山市,则有光明中学的昕微文学社、民间创建的惠风文学社等。

  这些文学社有农民办的,有工人办的,但更多是学生们办的。在中学、大学,甚至是在小学,一个文石家庄癫痫病医院地址学社就团结了数十个文学爱好者,形成了一支庞大的 文学后备军。文学社不仅数量多,而且活动非常丰富,或请专家讲课,或交流讨论创作,或编写刊物,社员们的“文学生活”很紧张也很充实。很多文学社特别注重 培养和发展自己的“社员”,把有文学爱好和有写作基础的学生吸收进来。另外,很多文学社都办有自己的刊物,成为社员们文学作品发表和交流的园地。这些校园 里的文学社,实际上已成为培养青少年文学创作的苗圃,是滋养他们创作的温床。

  一扇明亮的文学之窗

  1992年玫瑰飘香的季节,宁夏西吉中学月窗文学社创建。月窗文学社,是宁夏校办文学社的一个代表。这个文学社的宗旨是“弘扬传统文化,关注现 实人生,构建校园风景,创建文学校园”,在赵炳庭、张世虎、李高平、张树鹏、崔天祥、傅娟娟等老师的指导下,先后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文学创作者。文学社的 成员先后在《中学生》《语文报》《语文世界》《中学生作文选》等刊物上发表作品数百篇(首),有260多人次在全国中学生作文竞赛中获奖。2004年,月 窗文学社被中学生杂志社评为“全国校园文学社五十佳单位”。2008年12月,癫痫病要怎样治疗才有效文学社的“社刊”《月窗》,被中国教育学会教育机制研究分会和教育杂志社评 为第三届全国中小学优秀校内报刊二等奖。

  月窗文学社在正值豆蔻年华的孩子们心中播撒了文学的星光,为他们打开了一扇�t望世界的窗。在它成立的20年间,通过演讲比赛、创作竞赛等一系列 文学活动,使数百位优秀文学社社员脱颖而出。他们在征稿、选稿、编辑、外出采风等活动中,锻炼和提高了文字能力,同时也创作并向外界推荐了大量的文学作 品。在当月窗文学社社长期间,李娟发表了《读书·写作·生活》《苹果花开》《西部太阳》《我的母亲》《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寻找朱启南》等文章。仅在 2011年下半年,就有杨亚军的《你听寂寞在唱歌》、谢蕊君的《家乡的记忆》、刘雯的《做》、王瑞的《我愿做一朵花》、景海忠的《苜蓿花儿开》、苏晓兰的 《心中的烟花》刊发于《固原日报》,王瑞的《寻找快乐》、付莉的《假如我在地震中》、夏雨的《做人是一辈子的事》等刊发于《六盘山》,陈红伟的《改造我的 野蛮女同桌》则发表于《中国教育报》……孩子们凭着一份对文学殿堂的向往,书写着美好的人生和多彩的世界。可以说,月窗文学社是宁夏众多校办文学社的一个 美丽缩影。

四川哪家医院治疗小儿癫痫病好

  默默耕耘的“80后”农民作家

  宁夏有一支由“80后”农民作家组成的创作队伍,他们自发成立的文学社团名叫“泥流”。这些农民作家有着独特的生命体验,他们笔下的文字充满了 浓厚的生活气息。泥流文学社成员,如刘汉斌、王新荣、丁壬甲、刘岳、马晓忠等人的作品已屡屡登上全国各大报刊杂志。接近这支坚忍而庞大的青年农民队伍,会 让人再一次感觉到文学的力量。

  1982年出生于西吉的刘汉斌,已经在全国各类报刊上发表了300余篇散文,多是描写他所看到的各种植物。刘汉斌说,我是农民,种地是我的本 分,但我从来没有放弃阅读和写作。贴着地面行走,也贴着地面写作。我就打算这样劳作着、写作着,然后在这片土地上慢慢地老去。我已然将生活、工作、阅读和 创作完全揉在一起,无法将他们分开。我的愿望并不大,只想以有限的一生去阅读、研究我所熟知的植物,并将他们记录下来,是为“我的植物学”。

  马晓忠是上世纪80年代出生在宁夏隆德县的年轻人,其散文集《乡路》刚刚出版。他说,《乡路》是这么多年写作的一个小小总结,虽然它不能完整地 表兰州有治疗癫痫医院吗达我对乡土以及农耕文化的理解,但却以最真实、最原始、最原味的文字反映和表现生活。情感真实,不雕琢、不修饰、不矫作,都是我在作品中试图靠近并试图 达到的境界。

  丁壬甲和刘岳都是“80后”的农民诗人,他们的诗歌都有一种质朴的品质。他们认为,学会写诗之前,必须学会生存,而脱离了生活的诗歌是虚弱的。 刘岳说,农民写诗,与农民身份没有关系,所以我不是农民诗人。我的诗歌只想表达一个人一段平凡庸常的生活和一个复杂莫测的尘世。在我看来,生活是诗歌的强 大支撑,脱离了生活的文学作品是根本不存在的。

  宁夏文联党组书记、主席郑歌平认为,对基层作者就应该“高看一眼,厚爱三分”。因为从这些年轻的基层作者身上,分明已经让人看到了文学的希望。 宁夏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哈若蕙表示,虽然现在许多基层作家的作品还显得稚嫩和粗糙,但他们写出了原生态的东西,也是最生动、最基本的东西,因而具有不一 般的生命力。应该说,他们对文学的热爱和虔诚是超越功利的,是源自灵魂的,因而他们是埋在宁夏沃土中的文学的种子。

© wx.hfroe.com  伯乐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