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岁月颤动,情在石中

来源:伯乐文学网    时间:2020-11-28




一场近地“旅行”,采风活动。是和校报的同学和老师一起去的。“丹江口老校区—静乐宫—丹江大坝—汉江—沧浪洲湿地”,这是路线。

但我要说的不是这场活动,我要说的是在沧浪洲湿地想起的人和事。小雨绵绵,天气不算太好,阴沉沉的。从丹江口老校区出来再到静乐宫,再到丹江大坝,途径汉江,最后到沧浪洲湿地。

下车,和几个同伴直奔湿地。逛了很多地方,观景小桥……有些地方已经荒废,杂草丛生,只知道顺着一条还可以走通的小路一直往前走。不得不说的是,这里的路道还是修得很好的。但奇怪的是,我和那几位同伴却偏不走那些平坦的路,就着这条还有些杂草的路走下去。一直……到了“尽头”。但使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湿地滩的鹅卵石。

和同行的小伙伴一样,在偌大的湿地滩上,我挑选了很多,颜色不一,“款式”不同。在别人的眼里“奇形怪状”,而我视如珍宝。

同行的姑娘打趣道,“你这是准备把它们全部抱回家‘供着’的节奏么”?我抱着幸幸苦苦捡回来的石头笑笑说道:“当然,我还要把它们带回家呢”

【1】

“你快点啊,我们上学快迟到了”!路一边往肩上挎书包一边对着还在水沟里努力搜寻石头的绵喊道。

“等一下,就一下嘛。马上就来了…”绵小刀用衣角快速地擦干湿漉漉的双手,接着就往小书包里塞刚刚从沟里“淘”来的石头。“一,二……”绵小刀认真地数着。“快点爬上来,再不走就真的迟到了”!路小矮“粗暴地”打断了正在数石头的她。

“撕拉”一声,绵小刀拉好书包链,三下两步就爬出水沟。她刚一站起来,就一脸兴奋地把手里拽着的石头拿给路小矮看。“哎,这个是……”没等绵小刀说完,路小矮就拽着她跑起来,还一边说:“我知道,这个是你找到最漂亮的石头,昨天你也这样说过!”。

绵小刀也不去搭理他,甩开他的手,一个人在前面跑了。

这个时候,太阳早已爬出山头。路旁农田里的老爷爷已经坐在大石头上休息了。他拿起从家里带来的凉茶,喝上一大口后,转过头对旁边的老咧开嘴笑笑,用袖子擦擦额头上渗除的汗珠,把刚刚喝了的茶壶递给老奶奶,又扛起锄头忙了起来。

“叮铃铃……”,一段急促的上课铃声已经响起。老师抱着书走进教室,看了一下在教室里端端正正坐着的同学和那两个空着的座位,笑着摇摇头,便开始讲起课来……

十分钟后,楼道里传来几声急促的脚步声,接着,“笃笃”的敲门声响起。“报告……”绵小刀在门外喊道。“…来晚了的同学先在门外站着!”老师停下手中的粉笔,对她们说道。

“呼呼…总算到了!”路小矮一边拍着一边喘着气说道。

“就是因为你,害得现我也要罚站了”路小矮继续在绵小刀旁边叨叨着。

“有本事把你的书包打开,让我看看里面那个小水瓶里的小鱼还在不在。”绵小刀涨红了小脸“恨恨”地说完,便要抢南阳哪个医院治癫痫好他的书包。

“哗”!路小矮立马用手护住自己的书包,还不忘朝绵小刀吐了吐的舌头,说道:“我就不给你看!”

最终,绵小刀和路小矮还是因为迟到被罚站了一节课。

刚一下课,他俩就麻溜地跑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接着,班里的几个同学围了过来。绵小刀从书包里掏出几颗差不多大小的石头塞给旁边的同学,顺便还塞几颗在自己的衣兜里。

“抓子儿”,“玩弹珠”……

绵小刀和她的小伙伴已经完全沉浸在她们的世界里了,刚才的小插曲,像六月的风,散在燥热的气温里,是没人会把它放在心上的。

【2】

绵小刀最喜欢两个日子,一个是过年,爸爸会回家;还有一个是放假,她可以和路小矮去河里摸鱼捉螃蟹抓虾捡石头,也可以夏天听知了叫冬天听冷风吹然后窝在被子里不起床。

这个时候,是夏天。

橙味的汽水,奶味的冰袋。可爱的娃娃头,各种奇形怪状的小冰水,还有绵小刀最喜欢的凉席。

“奶奶会叫我的”,半醒的绵小刀躺在凉席上想着,接着便又倒头睡了。

“快起来!你妈妈要到家了”奶奶在门外冲着还在熟睡的小刀喊道。

“噔”的一下,绵小刀从床上坐起来,接着就下床穿鞋子。“在哪呢?”绵小刀慌忙地用她的脚丫踩在地上,搜寻她的鞋子。

“奶奶,我妈妈今天到家吗”?绵小刀顶着一头“鸡窝”,拖着大小不一的鞋子,拉着奶奶的衣角问着。

“是的,你看看你这什么样子!赶紧去洗脸收拾一下”,奶奶笑着呵斥道。

洗脸,刷牙,扎头发。绵小刀觉得自己做事从来没有这样快过。不到十分钟,她就做完了这些事还跟在奶奶身后闹腾着要帮忙打扫卫生。

饭桌上,书桌上,椅子上,甚至还有她自己的床上,都“藏”着她幸幸苦苦捡来的石头。奶奶一边用抹布擦桌子一边数落着她。最后,奶奶发现她的“宝贝”实在太多,无奈之下只能找来一个小盆装。满满的一小盆石头, 奇奇怪怪的模样。这时,绵小刀就脱了鞋坐在大板凳上晃动着她那黑黢黢的小脚丫,看着奶奶忙活。

快中午的时候,绵小刀终于抵不住困意抱着那一小盆石头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家里的那只小肥猫也从地上“蹭”的一下蹦到大板凳上,接着又爬到桌子上,围着熟睡的绵小刀走来走去,还对她“喵喵”地叫了几声。许是“忙碌”了半天也没换来小主人的“宠幸”,就这她那小小的头旁睡了下去。奶奶打扫完卫生,就去了灶房忙碌去了。

……

随着知了的叫声,一个上午眨眼就过完了。

绵小刀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她梦见自己坐在理家不远的小溪边,脚下是凉凉的溪水和奇奇怪怪的鹅卵石。他看见路小矮弯着腰在水里摸鱼,奶奶在一旁洗衣服,还有一个她看不清模样的人在叫她的名字,一直叫着,着,很远又很近。“小刀……小刀,醒一醒。”接着,绵小刀觉得小溪在振动,她的肩膀也在晃动苯妥英钠注射液着……。叫了几声无果,奶奶无奈加大力度摇着绵小刀的肩膀。

夏天的太阳晒得人有些疼,绵小刀在奶奶的“晃动”下醒了。

【3】

妈妈回来了。

绵小刀没有听错,那“突突”的声音不是来自梦里的。外面拖拉机“突突”的声音越来越近,坐在拖拉机上的是她的妈妈。红红的大圆脸,过腰的黑头发,还有在拖拉机上一颤一颤的肥肥的身体。拖拉机在理家还有一段路的地方停了下来。戴着草帽的司机大爷从车上扛下两个大包,绵小刀的妈妈付了钱。“走喽”!司机大爷晃动了机器,“突突”地扬长而去。

绵小刀呆呆地看着,那个肥肥的女人扛着两个大包慢慢向家里“蠕动”。“真是像极了下雨天在泥土里爬行的蚯蚓”!绵小刀心想。

“啪”!绵小刀被奶奶重重地拍了一巴掌在脑门上。“你这,你咋还不去接你妈呢”?奶奶训斥道。绵小刀不满地撅起了嘴,朝着奶奶做了个鬼脸,就踩着小拖鞋往妈妈回来的那条路上跑去……

到家了。

妈妈看着穿着“脏兮兮”的衣服的绵小刀不禁皱眉。绵小刀也注意到了,吃饭的时候,坐在理妈妈很远的位置。吃完饭,也躲在奶奶身后不愿意和妈妈说话。奶奶无奈,笑着给绵小刀的妈妈解释说这孩子只是有些害羞,过着日子就好了。

忙了一天,到了晚上,就该睡了。夏天的时候洗澡也再方便不过,大盆里的水白天经过太阳的暴晒,水的温度刚刚好。绵小刀就着温温的水洗了个澡,早早地躺在平日里和奶奶一起睡的那张床上。

到了傍晚,跑了一天的疲惫,终究抵不过奶奶手中的蒲扇,就那样摇啊摇,让心都沉静了下来,已经记不清多少次在他们怀中稳稳地睡着。

这次倒不同了,妈妈把她“拎”到新的床上。绵小刀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辗转反侧,彻夜难眠”。虽然方式她才七岁,很可能还没学这两个词。但在后来,她在懂了这两个词的意思以后,第一次映如脑子的就是这天晚上。

这一年,绵小刀七岁。但去学年龄较小的她已经上二年级了。孩子本来就是贪玩的。这个年龄的孩子更是如此。

绵小刀不喜欢呆在屋子里。夏天简直就更不想待在屋子里了,连写作业都在门外,搬个凳子就是书桌。除了这,最开心的就是作业写完之后,天气越热越撒了泼儿的玩儿,白天去河边玩水、抓鱼,水的清凉让人舍不得离开。

可绵小刀今天却不能做这些事了。今天早上,绵小刀很早就被妈妈从床上“逮”起来了。她在眯着眼嘟哝着嘴拿着杯子刷牙的时候听见妈妈和奶奶的对话了。

“这次回来还走不”,奶奶问。

“不走了,小刀都上小学了,该管管了”。绵小刀的妈妈说。

“唉…?这孩子,被我惯得有些皮了,慢慢来……咳咳”奶奶边咳嗽边说道

这个时候,绵小刀听见路小矮叫他去小溪边玩,想到河里的鹅卵石还有家里的“宝贝”了。但脚下像生了根似的,不敢挪动一步。

“我不去癫痫病的治疗方法都有什么呢 癫痫病有哪些治疗方法了,你一个人去吧。”绵小刀对还在叫她的路小矮说道。

“哦…”路小矮失望地走了。

“妈妈回来了,我出不了门了……”绵小刀心想。果然,妈妈回来就是为了“改革”的。从吃饭穿洗衣服这些日常再到写作业背书这些“大事”。

童年,好像就这样结束了。

【4】

几个月以后,奶奶病倒了。绵小刀每天上完学做完作业就趴在奶奶的床头,她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就只会在奶奶睡着的时候偷偷地抹眼泪。连着几天,绵小刀都是顶着红肿的眼睛去上学的。

路小矮在一旁嘲笑她,“嘿,绵小刀,你又被你妈妈揍了么?你看那两只眼睛肿得比我家过年吃的核桃都还大…”

绵小刀瞪了他一眼,自顾自地走了。

奶奶还是走了,是在快到秋天的时候走的。这天,屋里来了很多人,叔叔阿姨大爷大妈奶奶伯伯…。认识的,还有不认识的。他们围坐在大方桌周围抽烟打牌拉家常,不时还传出几声大笑。

绵小刀穿着妈妈给她找来的大黑衣服,站在厅堂的门前。她努力睁大红肿的双眼,看见了屋里突然多出来的“大黑匣子”,还有在“大黑匣子”旁披着一块白布的爸爸。

屋里的人越来越多,哭声也越来越大。终于,绵小刀被大人们挤得喘不过气来,她转过身,看见旁边的一个老大爷在使劲儿地抽旱烟,烟灰落在绵小刀的手臂上,烫得她生疼。一团混浊的烟雾也在这个时候跑进了绵小刀的鼻孔了,呛得她直流眼泪。

“啪”!就在这时,绵小刀的背被人拍了一下。她回头一看,是路小矮。

路小矮还是平日里的“混蛋”模样,他吸了吸鼻涕,递给绵小刀一张纸,说道:“把你的眼泪鼻涕擦了吧,丑死了”。说完,还不等绵小刀开口,就拉着他“逃”出了那间有“大黑匣子”的屋子。

绵小刀也任由他拉着,一路小跑。终于,路小矮在小溪旁边的大石头边停了下来,一口接一口地喘着气。绵小刀也不去看他,松了手就爬上大石头坐了下来……

这个时候,大慨是快到十月了吧。小溪边全是枯黄的树叶,溪流也没有夏天那样大。来这里喝水的牛羊也只有少许几只,而且它们专挑没人在这里的时候来,所以,这个时候是看不见它们的。邻居们也都在绵小刀家忙活,也没有人来这里洗衣服。

“不过,以前还是有的”绵小刀想。那个时候,奶奶在小溪边洗衣服洗菜,家里的那只小肥猫也在这里嬉水,它用那肥肥的爪子和水“打架”,时不时被突然游过来的鱼儿吓退回岸上。而这个时候的绵小刀则扁着裤脚在水里找各种各种的石头。

“对了,石头!”。想到这,绵小刀不禁叫道。也不管坐在一旁的路小矮被吓了一大跳后从大石头上摔了下来。绵小刀跳下大石头,发了疯似地向家里跑去。摔在地上的路小矮急忙爬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灰,也朝着绵小刀跑的方向跑去。

小屋,方桌,床沿……绵小刀从拥挤的小屋一直找,一直找。

过了许久,她终于停了下奥卡西平片治疗癫痫效果好吗来。回过头,看着跟在她身后的路小矮,“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那些石头,找不到了。”绵小刀哽咽地说道。

“没事,我们可以再捡的啊”。路小矮拍拍小胸脯说道。

“不是,是那些和奶奶一起捡回家的石头,再也没有了。”绵小刀想着,但没有说出口。

【5】

后来

路小矮给绵小刀捡了很多石头。

后来

路小矮长大了,绵小刀也长大了。

从小学到初中然后上高中。

一直到在上大学以前,绵小刀屋里有一个很大的储物柜,里面收着她从小到大的很多宝贝,但实际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她打开的次数却越来越少。因为她知道,长大后再回头看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情。

有一天,你会被自己过去的喜好所震惊,你会对着当初自己的幼稚啼笑皆非。 绵小刀这样想。

绵小刀的柜子里一直收着很多年前的几个日记本,还有一个玩偶,也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石头。纵使后来她离开家爱上了写作,也无法再和谁将从前的故事完整的叙述一遍。就算后来路小矮旅游回来给她带回价值不菲的石头,她也无法将当初快乐的眼神复制到今天。

后来

她上大学了,工作了。

在外省,一去就是四年。

就在前一年,她为工作上的事忙得焦头烂额,大晚上打电话回家给老妈倒苦水。终于,老妈忍不住心疼地询问她:“要不,先回来看看吧。你很久没回家了,回来散散心吧”。

绵小刀愣住了,过了许久在电话那头说道:“过几天再说吧,等我忙完手里的事再看吧”。

“唉……随你。如果有时间,就尽量回家一趟吧。”老妈无奈地说道。

一个月过去了,工作上的事还是没什么进展。绵小刀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买了回家的车票。三天的车程,一路颠簸,绵小刀终于回到了家。

几年的时光,家人有些老了,街道有些旧了。绵小刀一家早就搬出当初那个小村庄了。而离奶奶家很近的那条溪流一直还在,一直流淌,从不停歇,从未干枯。

小溪边,有一群孩子在摸鱼。大一点的孩子往深处淌着水,小一点的孩子则在一旁哭着向在洗衣服的奶奶告状。

——“奶奶……哥哥不带我玩,哇哇……”小一点的孩子嘟哝着小嘴不依道。

——“乖啊,奶奶一会洗完衣服就去收拾你哥哥啊……”还没说完,奶奶就从小溪里淘除两颗石子塞给小一点的孩子。

“一,二,三……”小一点的孩子拿着奶奶给她的石子在一旁认真地数着。

……

绵小刀看着,离她不远的知了叫着,孩子们嬉戏着…

一眨眼,夏天又到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wx.hfroe.com  伯乐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