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有关疾不徐的美文美句摘抄

来源:伯乐文学网    时间:2020-10-21




  ●他的声音还在断断续续地想起,每一个字落下来,带上那似有若无的笑意后,简直能让这夜晚都沉醉。
“我始终觉得,该遇见的那个人,无论遇见的是早是晚,间或是否分开。等到合适的时候,终会走到你面前,恰到好处……”
他低低地笑了起来,声音里含着一丝愉悦,淡淡的,却格外清晰。
电台轻微的电流声里,他又不疾不徐地补充上了一句:“我不急,她还没来,我就慢慢等。等不到,那就我去寻……”
等不到,那就我去寻——
她的心头被这句话猛然击了一下,一股颤栗。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太忙太累,神经一松懈下来,便昏昏欲睡。但当她就在那音乐声里快沉入梦境时,他的一句话让她立刻睡意全无。 ----《谁说我,不爱你》

  ●兰居幽谷,虽孤独亦芬芳,不争不抢,这是一种淡泊;梅开偏隅,虽寂静亦流香,不愠不火,这是一种优雅;水滴顽石,虽遇阻而不滞,不疾不徐,这是一种低调。我们苟活于世,心态当像兰,凡事都能看得通透;性情当似梅,学会在命运的冬季艳丽地盛开;意志当如水,你能包容什么,终会得到什么。

  ●懂得退让的男人最可怕,他们不疾不徐,站在背后为你撑起整个世界却不求回报,随着时间流逝,你会觉得把整个人生都欠给了他。

  ●[有些人]你可以接近,但不可以交心,交心,你会心痛;有些事,你可以参与,但不可以倾心,倾心,你会受累。人生,就是这样,交往的,要有选择,想做的,需要判断,那些有缘合脾的,需要你的珍惜,那些娱乐游戏的,需要你的理智。生命的过程,就是选择的过程,选择最好的,享受最美的,做好自己的。人生,最美的还是适宜。做人不能太尖,太滑,为人处世,适宜为好,既不能老想去占别人的便宜,也不能去当一个滑头,虚情假意,假心假意,太尖太滑都是不好;做人也不能太愚,太庸,为人做事,适宜最美,既不能不懂情理,不明事理,也不能庸俗不堪,格调低下。适宜就行,不高不低,不亢不卑,不疾不徐。 ----次登俊美

  ●事有轻重缓急,人有真假善恶;做事应不疾不徐,做人则不卑不亢!

  ●一个真正拥有文化的人,不会扮演“当代名士”。他不会写着半通不通的民国文言,踱着不疾不徐的遗老方步,数着百年文坛的散落残屑,翻着笔迹草率的谁家信笺,又矜持地抖一下宽袖。 ----余秋雨《何谓文化》

哪里治羊角风的医院dding: 0px; border: 0px; outline: 0px; vertical-align: baseline; color: rgb(102, 102, 102); font-family: 宋体,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25px; background: transparent;">   ●入秋以后,冷风有了重量,落一层霜在屋顶、电线杆、路面上。夏天饱满的绿和红,褪了色,蒙上一层凄灰。行人慢半拍,车流慢半拍,不疾不徐它是秋天的节奏。人在这个季节分别,好像也是应景的,不突兀的 ----野象小姐《家住南塘路》

  ●对面,华帘半掩,玉炉熏香,隐见一张梨云榻。
袅袅香丝遮了榻上人,独见一幅华袖垂落。那袖古锦织就,袖染云图,泻落榻前,便泻了一地锦绣山河。
舫内炉香闲绕,男子懒卧榻前,背衬明窗,不见容颜,只见窗外江雾遮了远山,那一袖风华,便覆了江山万里波澜壮阔。
袖中男子手腕清奇,执一本泛黄古卷,目光落在其中,待翻过眼前这页,才不疾不徐开了口。那声音,令人想起冬日雪落风静后,洒进庭前窗台的暖阳,懒极。 ----凤今《一品仵作》

  ●话毕,转身不疾不徐地走进了漫天风雨中。感觉背后几道目光一直凝注在身上,我越发挺直了腰,走得风姿绰约,恍若正在四月春风中漫步,即使输了,姿态也还是要漂亮的。 我迤逦而行,脚脚踏在地上的雨水中,四周水气蒸蒸,茫茫天地间只剩下我一个人孤独艰难地行着。噼啪之声不绝,敲着伞面,敲着地面,敲着我的心。小小一把伞如何遮得住老天的伤心泪? ----桐华《步步惊心》

  ●他走得不疾不徐,隐着暗纹的玄色绸伞遮住来人面容,只见着一只修长白皙,骨节分明的手,披着狐白裘的男人自雪中走来,似乎是出自水墨之中,没有一点声音,只有冬风空冽的呼啸。 ----仅溯《嫖肉文反派祸水夭夭》

  ●最好的遇见,就是我在一个等人的年龄,不骄不躁,不疾不徐,恰好碰上正在赶路的你。你也许惊讶,也许已经在我身后等了很久。
你上前一步,而我恰好回头

  ●你觉得,一个人什么时候,最容易处于极端的危险之中?”没想到,女子突然向我发问。
“呃……让我想想,”我一只手下意识地按紧耳机,“小时候?”
“我想,是做梦的时候。”
“做梦的时候?”我机械地重复道。有很多年,没有人和我谈论做梦这回事了。
“是的,那梦境太过美丽,你不仅注意不到危险,甚至连自己的存在都忘记了——”
她的声音不疾不徐,像是自一卷磁带上“沙沙”地播出。
“故事开始的时候,我刚满十六岁,在某校念高中。” ----顾抒《致爱丽丝》

患上癫痫病患者要注意什么 0px; vertical-align: baseline; color: rgb(102, 102, 102); font-family: 宋体,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25px; background: transparent;">   ●你告诉我什么都会离开宴席终会散场什么都是过往从来不必伤怀,
就像你自导自演的戏剧从未想过我会参加那么你离开了我不奉陪。

你告诉我无论多么哀伤多么绝望都要学会一个人坚强的翻山越岭,
就像你把我远远的甩在身后从未想过等待那么你走远了我不挽留。

你告诉我天大地大没什么值得惧怕哪怕自己孤零零点灯独走夜路,
就像你不曾在意我的感受从未理会我如何那么你走丢了我不会哭。

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至少还会有自己相陪所以不必感怀人世匆匆,
就像你离去的杳无音信我也能独自一人不哭不闹潇洒的醉眼朦胧。

你告诉我不管有多伤悲坚强都会不离不弃哪怕自己瑟缩不愿面对,
就像你把我扔进绝望的深渊离开的不疾不徐还在笑着说后会有期。 ----念九卿

  ●心里种着花草的平凡人,必然也拥怀天地。我总这样想,这样的人,不焦不躁,不疾不徐,将他拥有的所有善意坦露出来,从容美好。也必有人怀着满腔的善意,为他的一方天地洒水锄苗锄虫,全呈现出愈益成熟美好的姿态来。 ----高考满分作文

  ●和我同宿舍买空调的姑娘就是我们科室新来的同事。每天都很拼在科室看书,在宿舍也看书。一看就是好几个小时。我每天就是下班了约她吃饭,然后回了宿舍就玩手机,醉生梦死,毫无压迫感。我知道她是我的竞争对手,我无所谓。我也不是看不起她,也不是太轻敌。而是我就把她当舍友,我甚至没把她当同事。我不疾不徐,她努力三天抵不过我一个小时。我就是这种没啥情绪起伏的类型。

  ●我也开始用第三人称的口气 装出不疾不徐事不关己

  ●向上爬的状态,无非两种。一种人不疾不徐,呼吸深而长,每一步都有效率;另一种人步履散乱,呼吸浅而急,有时候几步就超越了你,但路程稍长,他就狼狈不堪。山友与爬友,区别在此。 ----卢小波《我为什么没有成为江洋大盗》

  ●七月殇逝,一方花败,一方花开,一片姹紫嫣红的紫荆花林,一方无人叨扰的僻静之处,美得令人窒息……
一朵朵小小的,紫的,红的,艳的,浅的……紫荆花随风飘舞,打着旋飘落,悠悠然然,不疾不徐,象征着它逝去的花容一生,便是落花归根! ----柒域麟《逍遥痴狂之醉倾天下》

儿童患上癫痫病以后,能不能用中医进行治疗? rgb(102, 102, 102); font-family: 宋体,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font-size: 14px; line-height: 25px; background: transparent;">   ●其实哪有爱情会永垂不朽,只有细水长流才能相互扶持着走完这一生,真正的能够长久的爱情,并不是繁花似锦,烈火烹油 ,而是不疾不徐,款款而行。

  ●一盏孤独的灯,半推半就地飘浮在头顶。偌大个讯问室里只摆了一张桌,两只椅。他与他面对面落座,余天明一双眉头不在水平线上,咬一口三明治动一动眉心,擦擦嘴再来看对面文文雅雅不疾不徐的陆慎,感叹社会贫富差距太大,做公职,薪水只够吃个三明治、冰火菠萝油包,最多再加冻鸳鸯,已算天大满足。比不上对桌资本家,股票市场一转手,轻轻松松千万亿万入账。 
光想一想,上帝多不公,他抬头纹就能挨挨挤挤夹死飞蝇。 
惨惨淡淡的灯光照着满桌冷冰冰的黑白资料,全是密密麻麻的数字,看一眼都头晕。 ----兜兜么《孤岛之鲸》

  ●只见昏昏江天不辨星月,火光烧天,残船遍江,步惜欢踏箭而行若拾阶漫步,任狼烟千里流萤相逐,那人来得不疾不徐,似上仙渡海万物作舟,雍容风华,举世无双。 ----凤今《一品仵作》

  ●主观镜头太靠近 难过太立体
用远景保持疏离
我冷眼旁观 雾中风景
不偏不倚 一镜到底

第二张脸很吃力 笑容很僵硬
用一号表情面对失去
我开始用第三人称的口气
不疾不徐 全事不关己

看著他 自成一局歇斯底里
看著他 双人床上Solo抽泣
第三人称的自己 有病就呻吟
那么神经 那么入戏

随便他 自成一局歇斯底里
随便他 双人床上Solo抽泣
第三人称的自己 骂得好过瘾
这点破事 什么玩意
渐渐他平静 渐渐我走远
那些疯狂也渐渐不见
某一天回头 看见他还站在原地
收留著 那年打包好的眼泪
谢谢他曾歇斯底里
谢谢他一直在那里
第三人称的自己 我慢慢走进
抱著他忍不住哭泣
那些曾经都在心里 ----王永良《第三人称-蔡依林》

  ●这里的春天是缓的,慢的、不疾不徐的。好像迎春已经开了花,连翘也打着朵儿了,柳树却还干枯,天空也是阴暗的灰。你看着日历上的红色圆圈越来越多,焦躁又辛苦。不是已经三月了么。然后忽然一个大晴天,大概是因了那么多的阳光,野草突突的往外冒,柳条上鹅黄的嫩芽,冬青丛里夹杂着的灿烂的金黄,腊梅的灼人的香。

这几天心里堵得慌,觉也睡得不踏实,常常天未亮就睁眼。走在校园看到有好多的他们在说笑在热闹,才发现自己与周围的格格不入。一个人是永远也无法了解别人,哪怕你与她有同样的处境。因为她没有你坚强。

癫痫病多大能发现 line-height: 25px; background: transparent;">   ●我转身离开,不疾不徐,安谧如花。

  ●也曾行走在人世间无人看透我情深替我语尽今生的浅浅荒芜,
幸好空落了半生等到了他不疾不徐轻拂岚烟许诺三世的倾慕。 ----念九卿

  ●常忆十八度。薄裤长衣,不疾不徐。

  ●他骑在墙上,修长的腿来回地荡着,不疾不徐地回过头对自己笑。彼时九月,天高气爽,蔚蓝的天空澄澈如洗,梧桐树枝在他的身边舒展开来,绿色的叶片苍翠欲滴,阳光微微倾身,吻向少年的脸,照出一轮淡淡的光圈。 ----绿亦歌《爱你时有风》

  ●前方夜市的人不知不觉间散去不少,有一辆小货车按着喇叭慢腾腾开过。周瓒在渐远的后视镜里看到了他和祁善,他们并肩,手里拎着装有日常用品的塑料袋走在陌生而喧哗的夜市,脚步不疾不徐,如同所有面目模糊的世俗伴侣。
小货车钻进了漆黑的巷子,周瓒寄望于身旁理发店的落地玻璃——这理发店的员工真他妈懒,玻璃都积了灰也不肯擦一擦。可这不要紧,她现在还在身旁,扭头就能看见。不知道这夜市里能不能淘到她喜欢的东西。周瓒明白过来,为什么他看不上她恋物的小毛病,却又乐此不疲地替她搜刮。祁善不常笑,但她开心沉醉的样子很美。那样的痴迷眷恋也曾属于过他,只是隔得太久远,成了收藏品,被摆在记忆的陈列架内,只能怀念,不可触摸。 ----辛夷坞《我们》

  ●安知晓最后在郑家门口停了下来。

虽然是白天,但是这一片却并不热闹,路边偶尔有开着门的店铺,看上去似乎也没什么生意。郑家的门看上去十分陈旧,屋宇也带着几分破败,看上去简直不像是有人住的地方。但偶尔看到的一两个人,似乎都表现得很闲适,脚步缓慢,脸上带着安闲的表情,不疾不徐。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沈宴如简直不敢相信这是在上海这个国际大都市之中。

原来这座城市里,竟然还隐藏着这样的地方吗?

  ●他迈着步子,不疾不徐地走来,每一步都稳稳地踏在地面,优雅而尊贵。
在他的身后,是茫茫浓郁的黑雾,他仿若是从黑暗中破空而出,带着睥睨天下的姿态,妖邪魅惑,
如生在云端,他必是绝顶山峦最高峰的一株火莲,孤傲地俯瞰大地。
如生在深渊,他必是烈火熔岩最深处的一团赤炎,狂纵地以火燎原。

© wx.hfroe.com  伯乐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